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东方心经报码图 > 黄秋生 >

三夺金像影帝他值得!

归档日期:04-29       文本归类:黄秋生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在很多人的印象中他“好片蹭配角,烂片抢主角”,几十年下来拍了200多部作品,自己却说只有四种角色:警察、黑社会、神经病、色情狂。

  1993年的一天,铜锣湾的街头突然挂起了巨幅电影海报,方圆几百米的行人都可以看到面色阴郁的黄秋生和一笼热气腾腾的叉烧包。

  那一年香港的叉烧包大量滞销,黄秋生走到街上会让人忍不住拨“999”,真可谓谈“黄”色变,却又心甘情愿地掏腰包买电影票。

  不久后,刘青云也凭借《七月十四》拿到金像奖影帝的提名,人们本来在还对喜剧僵尸片的没落怅然若失,很快就又对这惊悚到寒毛竖起的原生恐怖片欲罢不能了。

  刘青云和黄秋生是多年的好友,这次刘青云呼声很高,黄秋生很期待刘青云能拿奖。

  谁知到了奖项揭晓,获奖的不是刘青云,却正是是黄秋生。《人肉叉烧包》让他先刘青云一步尝到了影帝的滋味。

  当时没有人看好黄秋生,颁奖典礼的现场也没人跟他打招呼,倒是获奖后各路记者的长枪短炮让他感到意外。

  短暂的喧嚣过后,记者们各回各家了。夜色如水,黄秋生走在尖沙咀的街头,给导演打了个电话约饭。两个人找了家小饭馆庆祝了影帝的诞生。

  香港电影如今让人着急,影迷期望着哪个新人可以出来冒个尖,却总是年年失望。

  梁朝伟、梁家辉、张家辉是如今为数不多还在拍港式情怀的死忠,他们和周星驰、周润发、成龙一起见证了上世纪九十年代开始港片的盛极而衰。

  他拍《聊斋艳谭续集:五通神》可以睡着,一点都不“敬业”。气得女演员向导演投诉。他不好意思地说自己拍了一天戏太累了。

  那时候的黄秋生玉树临风,天生的混血气质让人耳目一新,但似乎也限制了他的可塑性。

  1988年,香港电影开始搞“分级制”,名正言顺地进入观众生活,也为不少处境尴尬的演员谋到了饭碗。其中就有黄秋生。

  黄秋生是私生子,父亲是一位在香港政府工作的英国官员,在黄秋生4岁的时候就不辞而别,没有给黄母一个名分,也没有给黄秋生一份父爱。

  黄秋生由母亲黄尊仪带大,看到了她卖家当、做杂工维持生计的心酸,也很早就明白了要赚钱的道理。

  读小学的时候老师为了惩罚黄秋生,让他脱光衣服站在院子里,不小心被高年级的女生看到。

  后来,黄秋生看去了香港演艺学院,是母亲去银行贷款托关系才实现的,黄秋生很珍惜这个机会,他告诉自己:

  就这么一个人,后来演的机会摆在面前,都没有犹豫,为的就是克服童年的阴影。

  黄秋生近视,拍戏时却成了优势。聚光灯照在身上,导演、编剧、道具师傅一起盯着他,他也丝毫不介意,因为他根本看不清对方。

  有段时间,他每天要工作23小时,睡1小时,领着几千块钱的薪水,在剧组吃盒饭。

  他睡觉的那一层楼,之前曾有个演员跳楼,据说此后每年都会有人在那摔倒受伤。

  天道酬勤,《人肉叉烧包》帮他到达了人生巅峰,有人称他为华人中的霍普金斯,也就是《沉默的羔羊》中的那个变态狂汉尼拔。

  有时候他坐在客厅里看见案头的奖杯,好几次想要扔掉,又被母亲偷偷地捡回来。

  影帝不过只是个响亮的名头,黄秋生并没有时来运转,因为他根本还没有摘掉“专业户”的标签。逛音像店,看到货架上别人的电影都有分类,梁朝伟的文艺片、成龙的功夫片,黄秋生心想:我的算是什么呢?

  那个时期,黄秋生很低落。好友刘德华知道后告诉他:“有奖拿干嘛不好?多多益善!”

  拍完《野兽刑警》,黄秋生竟然马上又接拍了两部,放眼香港,拿过两次影帝还干这种事的人他是独一个。

  他没有忘记自己的演技就是在里泡出来的,百炼成钢。所以当他多年后看完《无极》,不由得破口大骂:

  黄秋生对刘德华的鼓励一直心存感激,几年后的一部电影他们有机会合作,黄秋生终于“咸鱼”翻身。

  这种说法也不对,就像周星驰《新喜剧之王》里王宝强被人叫做咸鱼时,不高兴地反问:“谁是咸鱼?我问你谁是咸鱼?”一样,没有人是什么咸鱼。

  2002年,刘伟强、麦兆辉拍摄《无间道》,请来了刘德华、梁朝伟,黄秋生也热情助阵。

  影片最后,黄sir在电梯口叫住转身准备离开的陈永仁,那一声“喂”可谓神来之笔,却是黄秋生自由发挥的,原来的剧本并没有。

  黄秋生不是主角,演技却丝毫不逊于主角,凭借《无间道》,他终于赢来了更多关注。

  只是除了这两个人,当年混迹于的演员大多都已经销声匿迹,让人有些唏嘘。

  提及最佩服的导演,黄秋生必说杜琪峰。至于刘伟强,只是“不错”,尽管他帮自己实现了转变。

  黄秋生就是这样的性情中人,得不到的时候很想要,得到了反而就看开了,不会说讨巧的漂亮话。

  1994年,魔岩三杰到香港红磡开演唱会,窦唯、张楚、何勇掀起了香港的摇滚浪潮。

  黄秋生也兴高采烈地跑去现场看。有传言说,情到深处他撕破上衣满场狂奔,被黄秋生后来否认了。

  一年后,黄秋生发行了自己的专辑《支离疏》。专辑名字取自《庄子》外篇,说的是庄子与好友坐在一起观天地的故事。

  正因为如此,黄秋生圈内的朋友掰着手指头都可以数过来:吴镇宇、刘青云、黄子华、张达明……想想他们的演技,真是“道不同不相为谋”。

  闲来无事,黄秋生就会找来三两朋友,喝喝茶,唱唱歌,很难让人再把他和那个卖叉烧包的联系起来。

  黄秋生童年时代父爱的缺失让他把更多的爱给予了母亲。小时候母亲为了养家糊口,早上三点多就起床干活,到晚上十二点才休息,手经常肿着。

  后来,外婆心疼母亲让她辞职,母亲带着黄秋生离开时连工钱都没敢开口向东家要。

  1992年,黄秋生与妻子结婚,没过几天他就跑到酒吧喝酒,妻子赌气搬出去住,黄秋生也没在意。到后来,两人就一直分居,只是偶尔见面或者走动一下。

  黄秋生每次见到孩子都高兴的不得了,能给的爱都给了孩子。而他也在与孩子相处的过程中慢慢谅解了自己的父亲。

  这些年,黄秋生一直在寻找自己的亲生父亲,后来得知父亲已经去世,却意外地找到了自己两个同父异母的哥哥。

  人生就像坐过山车,有高峰,也就有低谷。只要守住低谷时的无助与恐惧,终会看到高处的风景。

  他因为拍摄大量暴力血腥的,曾经陷入重度抑郁,暴饮暴食之下身体发福变形,还一度萌生了自杀的念头。

  王小波曾说:“世界上总共有两种人:一种是像我一样的人,一种是不像我一样的人。”

  [1]《黄秋生:最毒的不是我的嘴,是我的思想》 原载于《人物周刊》 易立竞撰文

本文链接:http://n2itstore.com/huangqiusheng/2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