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东方心经报码图 > 江一燕 >

南京南京 江一燕

归档日期:07-07       文本归类:江一燕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小江出现的第一个镜头应当是领取一个什么牌子的时候,规定是每个床铺只能领取一个牌子,而小江却偷偷的一把抓了好几个牌子,但却被管理人员发现,在几句掩饰和牢骚后,退回了牌子。这时的小江给人以讨嫌的感觉,国难当头、家破人亡之际,中国人普遍的自私的丑恶行径是在她身上简单的就跳出来了。

  第二个行径是典型的“商女不知亡国恨”,不剪发,以便战后继续靠这个吃饭的她,已经不是让人觉得讨嫌了,而是有些不识好歹和令人厌恶,与难民营格格不入。

  第三场便是在日军似脱缰的野兽般冲入难民营大肆奸淫后,受了伤的小江无助、孤独的倚靠在窗边。与其他受到强暴的姐妹所不同的是,她虽也遭受暴行,但却没有泪水。姜淑云给了她爱的双臂,安全的双臂。

  第四场戏是小江和姜淑云在难民营中散步,看着唐小妹在教孩子们越剧《楼台会》,她亦伸手比划着剧中的姿态,这是整片中难得的让人觉得略略轻松且和谐的场面,她和姜淑云在一起,都有会心的笑。

  第五次出场便是最为重要的教堂戏。一句略带上海口音(或南京口音)的:“拉贝先生,我去。” 小江成为第一个献身去做慰安妇的女子。在离开时,小江回望姜淑云,眼中的泪水和最后的一丝微笑,令人不得不唏嘘。

  第六次出场的小江,已是伤痕累累,角川错认她是百合子,而她冷漠的眼神中,已失去了第四、第五场戏时的真情,甚至连之前的格格不入亦无所寻踪。在另一个日本兵边大喊着“真舒服”边对小江施暴时,她扭过头来看着角川,眼神中甚至连愤恨都未曾出现。

  最后,是小江的尸体,被搭在车上运走,小江的眼中已没了生命的痕迹,角川只能看着这个貌似自己“妻子”的女子被像废品一样的运走。

  百合子的出场始终都发生在慰安所的一间小屋中,是一个老女人来向角川推荐这名“既温柔又体贴”的慰安妇的。角川进入挂有百合子牌子的小屋,百合子正蹲在地上清洗下体,然后她胡乱裹了一把衣服,躺倒在床上。这是角川的第一次,面对这个稚嫩的大男孩儿,百合子给予了他无限的温存。

  第二次出场,是过年的时候,角川带着装满稀缺食品的慰问袋来到百合子处,百合子麻木的回答了角川的问好,目光呆滞。当角川递给她慰问袋时,百合子难得的流露出些许高兴,并闻到了家乡的味道。然后突然想起什么的百合子,匆忙藏起了慰问袋,兴高采烈的躺倒,迎接角川。而当角川亲吻她时,她却冷冰冰的问道:“您结束了吗?”

  第三次,百合子本人并未出现,而是角川再次怀揣着慰问袋去看望她时,她已不在人世。角川一把将慰问袋塞进老女人的手中:“帮我给她建个坟,她曾是我的妻子。”

  之所以会把她俩联系起来可能是哪位角川吧,开始角川把小江当做百合子了,可是后来他知道自己认错了。

  没有关系,只是在戏中同样是慰安妇,小江是被迫的中国慰安妇,百合子是自愿的日本慰安妇

本文链接:http://n2itstore.com/jiangyiyan/433.html